返回

反派女主是妖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章:一家独特的娃娃店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青城,山软水温,有江南韵味。九月暑气未散,但阴雨连绵。

    一处少有人往的巷道,落有一家店,两侧的玻璃橱窗内摆放无与伦比的1:1比例的仿真娃娃。

    令人奇怪的是,此店没有店名,只有门牌标记:b弄233号。

    “大人,有生意来了。”说话的女人身袭淡青色的旗袍,蛾眉曼睩,精致的芍药花纹凸显优雅。

    来者行色匆匆,体型显瘦的男子戴着黑色口罩露出疲倦的双眼,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娃娃呢?”女人拨弄着笔,眼尾微扬细细打量,这里是一家只售娃娃的成人店。

    “求死。”低沉沙哑的声音透出浓浓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里可不是你来找茬的地方。”女人放下笔,语气也不由升调。

    “阿紫,安排客人入座。”倏尔,后厅走出一位正拿着漏气娃娃的女生,她左眼下方的泪痣,仿佛有摄人心魂的魔力。

    “大人~~”在十四眼里,似乎没有任何物体能令她产生波澜,阿紫的撒娇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“不妨说说你的请求?”十四顺手将扁塌的娃娃封存在纸箱内。

    男子眼前一亮,双手规矩的搭在自己的膝盖上方,泣若蚊鸣:“有人让我在这求死,但我知道您是一定有法子破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家老板又不是什么救世主!”阿紫此话落在十四耳中,显然是逆了这多舌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真的!”男子急于反驳,掀起裤脚,呈现约15厘米的蜈蚣形状的疮疤,那缝合线还未被拆卸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十四听得津津有味,连细节都刻画得真实。

    男子的目光真诚相待,像是内部系统设定好的模样,一五一十的道出原因。

    男子本名李席,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程序员,上着朝九晚五的班,却被一只偶遇的野猫打断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被十四吩咐搬完箱子的阿紫听到故事,兴趣盎然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十四瞄了眼她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“我撞见它后,后面的事情越来越邪乎。譬如我喝水塞了牙缝,竟然在自家厕所碰见了它。还有,我走路被人泼了油漆,也碰见了它。我就想这猫简直就是厄运,所以想偷偷把它抓起暗自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李席不经意垮蹭到疮疤却毫无痛感,面上哀怨道:“追捕它的途中怎料被迎路闯红灯的车给撞了,不过两月,以为事情算是过了。可今儿一早,我在枕头边发现了那只野猫的照片。背面则写着一栏这里的地址,就有了刚刚那一幕。”

    十四饶有兴趣的用食指点敲桌面,“动听的故事数不胜数,可惜你遗漏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李席挠头不解问道:“我遗漏了什么点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是谁。”十四泛红的瞳孔逐渐消退成普通灰黑色。

    只见,李席大笑一声,徒手摘下口罩,露出色如死灰的脸。“很好,咱也就废话不多说,今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”言毕,他从腰间抽出备好涂了霸王花毒液的匕首,挥向十四。

    阿紫张开双臂,英勇无畏的挡在刀口下,手臂的缺口使体内的气体向外释放,惊恐的表情直勾勾的盯着李席。

    李席慌不择路的扔下匕首,被十四弹指一拍即散,化作一株绿草躺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阿紫,将这娃娃放到仓库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大人。”从后门赫然出现了一位连衣裙女孩,唯一不变的是那绣有芍药花纹的旗袍。

    十四拾起那株小草,它尚存残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a大,是青城著名的高等学府,也是全国唯一招收盲人学生。

    对于多月未曾上课的十四,已经被老师列入重修学员。

    有一点,人类对她的印象会被重新格式化。

    那株绿草的残灵再它失去最后用处时,指引到了此处。十四偏偏碰上了新生开学,她向来不喜人多热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好学姐,我是今年的大一新生,请问报名点往哪里走呀?”

    十四的后背被一只温热的手掌点了下,她诧异转过脸,看到平淡无奇的云朝站在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唇瓣带丝暖化冰雪的笑容,一件简单的纯白衬衫,纽扣一个不落的扣严,区别在于他手握盲仗,眼戴正正方方的黑色墨镜,闪现细微的铭文,让十四不由正视一眼回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云朝天生嗅觉超越蝙蝠的声波,他被墨镜挡住的瞳孔,灼灼其华,唯看不透面前的女生,她浑然天成凤眸似寒星拒人于千里。

    “你是新生,跟我一样是在找报名点吗?”云朝的鼻前勾勒着一只血味浓郁的彩色蝴蝶,再次接近时,一股巨大的阻力将他推开,他的鼻孔流下两行新鲜血液滴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你在探知我?”十四挑眉靠近云朝,令他后怕的退步至垃圾桶旁。

    十四柳眉微皱,嫌弃的遮掩鼻子避开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本能反应。”云朝的声音宛若清泉流响,舒适悦耳,可听得出掩饰极好的颤音。

    “嗯?你怕我?”十四闻到地面血液拥有诱惑的气味,狐疑地打量云朝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是……”云朝生来与常人不同,天下万物甚至超出以外的灵物都能清晰可见,除了人类,譬如眼前的女孩是一只妖,总有几只隐形的蝴蝶如同流光环绕她身旁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我是什么?”十四拽过他换了个位置,唇瓣微扬的靠近云朝问道。

    云朝耳垂泛红,面上一本正经:“同学,我只看见你身上罪孽深重。”

    “小朋友,可有人教导过你跟长辈说话的语气?”十四冷若冰霜的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的行为冒失了,我向你道歉。”云朝微微弯腰,他说话不太会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上天赋予你本事,也不是让你一竿子打死的。”十四说完这句话,就消失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同学!我会找到你的!”云朝对空气莫名大喊,让过往的路人纷纷露出一双疑惑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十四固然听到那句喊话,记不记得我再说。

    那地面遗留的血迹悄然消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一会,十四就被事实打脸。她站在一处废弃的荒林,一只奄奄一息的野猫苟延残喘,猫眼瞪着十四。“死鸭子嘴硬最适合形容现在的你。”

    十四捡起树枝戳了戳野猫的肚皮,恰好,听见一阵盲仗敲击地面的清脆声。

    “同学,青天白日的行凶,是不对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我?”十四丢弃树枝,对着这个不畏生死的人类产生了一丁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同学,那只野猫是无辜的。”云朝在她身上总是能嗅到若隐若现的血腥。

    “无辜的吗?那又如何?”十四的一句反问,让他噎住。

    “生物的死亡轮回是遵循自然法则的,偏要干涉不仅折损气运,还会减少寿命。”

    “小朋友,你是在跟我讲道理?”

    悠哉文学,让心灵去旅行!
    (m.uzwx.com = 悠哉文学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