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反派女主是妖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四章:姐妹情深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一间不大不小的平房,蜗居着姐妹两人,时而传来俩人银铃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要告诉你一件事!”美馨拥抱着比自己矮半截的美亚歪着头依侬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美亚小手灵巧的织补鞋垫,芳龄二十有五,手指同比古稀老者的糙手,她旁边堆积了不少零散的鞋垫。

    “我有男朋友了。”美亚羞涩的低垂脑袋小声道。

    美馨明显听到这句话拉下脸,然而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:“你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他可傻乎乎了,姐姐,你会不会生气呀?”美馨舍不得的握住美亚短小的手,坑坑窝窝的老茧很是扎手,“姐姐你看看你的手,以后我要养你。”

    “傻妹妹,虽说长姐为父,但看到你很开心,我就心满意足,不然我就拿鞋垫拍死他!”

    后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,他叫茭白,长得帅气吧!”美馨双手比作一朵花亮出身后站着的茭白说道。

    茭白穿着酷酷的皮衣,浓眉大眼的弯腰叫道:“姐姐好!”

    “是挺傻的。”美亚眼神略带嫌弃,可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我可以救馨馨”茭白望着美馨手里拿着的病危通知书,心如绞痛。

    美亚止住哭声抓住他的手问道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听过妖吗?”

    “妖,那不是电视剧才有的吗?”美亚不懂他为什么这么问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别害怕我,只有这个方法才能维持馨馨的寿命。”茭白说完,幻化自己的真实模样。

    美亚指着她惊恐的说不出话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茭白去哪里了?”美馨轻轻顺了自己的头发,总是能掉一大把下来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,出差去了,很快就会回来。”美亚难以启齿的胡乱编造了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姐,你从来都不会撒谎,你一撒谎就会紧张。”美馨直盯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他……他抛弃你跑了!”美亚迫不得已的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岂料,美馨笑着笑着就哭了,猛然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馨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美馨,我已经不是人了。”茭白比美亚都矮一截,不对称的双手刻意避开与她的接触。

    “傻瓜,我才不会嫌弃你呢。”美馨拥住茭白,仿佛想将自己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回忆拉回。

    茭白两只短小的腿跪在十四面前,极为滑稽的模样让人心疼,“大人,只要能让她安稳一生,我愿舍弃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茭白,是我害你受了这么多苦,我不值得。”美馨说话都在不停喘气,是她连累了最爱她的两个亲人。

    “姐姐,不要因为我太伤心,你要好好的活下去。”美馨很想抚去她满脸的泪水,可她很累,累到连呼吸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“茭白喊你一声大人,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!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,我只想让我妹妹活下去,只想让她活下去……老天为什么要收我妹妹呀,她明明可以有幸福的一生,为什么要去破坏她,为什么不让我代替去承受!”美亚无力的嘶喊,并没有让十四产生怜悯。

    “生老病死,人之常态。若我都应允你们的要求,人间的制度则会被彻底打乱,妖本就不该插手人类的事情,否则你也不会成为现在这般样子。”十四的态度不由让茭白呵呵两声。

    “大人无情无义,怎会懂得人与妖之间的情谊。不让妖与人类有关联,为什么要让人间存在妖!这难道不是大人的私心吗?明明自己贪恋人间,偏要用各种规则限制我们,凭什么!”茭白倔犟的擦了擦膝盖的灰尘,“你不值得我跪!”

    十四神情泛冷,云朝听到这番言辞,下意识的维护十四说道:“如果没有十四坐镇,你们妖族说不定早就泯灭世间了。”

    十四看了眼云朝,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这个人类不过就是她的一条走狗!”

    刹那,十四左手一抬,茭白被风力卷住重重的砸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别伤害茭白,他说得只是气话,并无恶意。”美馨恳求十四紧张道。

    “不小了,不会说话可以去阴曹地府辩论。”

    “十四,算了,他也是救人心切。”云朝挡住她要施法的手,平息她的怒气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茭白,别置气了。”美亚忍不住劝了一句,她看得出,对面女孩比茭白还厉害。

    茭白缓缓从地面爬了起来,内心的怨恨在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刚刚说得只是气话,请您谅解。”茭白漫不经心的态度,十四没有置理。

    “茭白,你能带我去看看那片芦苇荡吗?我一直想了解你的过去,都没有机会。”美馨极其艰难的扯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茭白笑得比哭还难看,“当然可以了,那里的日出可好看了,我这就带你去。”茭白用出最后的灵力维持自己变出人形,浓眉大眼的男孩再次出现在美馨面前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双手托住美馨,往那片充满梦幻的芦苇荡走去,“茭白,答应我好好活下去,忘记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美馨缓缓闭上双眸,倚靠在茭白的怀中。

    美亚捂住自己的嘴巴,泣不成声:“馨馨……你要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茭白的眼角没有一滴泪:“馨馨,芦苇荡快到了,我们可以一起看日出了。”

    云朝看见从美馨身上完全脱离的魂体,她温柔的笑着对云朝摆了摆手,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这恩德,我没齿难忘。”茭白声如寒冰的对十四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云朝显然听到了这句话,看向十四,只见她什么话都没有说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美亚一人在那发呆良久,摘下那笑容满面的照片,捧在怀中,“妹妹,姐姐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思,你可是我唯一的阳光呀,连阳光都没了,活在黑暗里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摸向被折断的麻花床单,重蹈覆辙美馨的方式,一步一步让自己走进深渊。

    “十四,她!”

    “与其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,不如尊重她的选择。”十四意味深长的话,似乎让云朝重新认识了她,她并非无情无义,只是她把那颗心藏的很深,连她自己都快找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悠哉文学,让心灵去旅行!
    (m.uzwx.com = 悠哉文学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