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反派女主是妖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五章:月色真美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火车呜呜的汽笛声呼啸而过,老婆婆摇醒将书盖在脸上的赵非,“小狼,咱们快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赵非大梦初醒,睁开眼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什么瀑布下练习咒语,而是在火车的卧铺依旧躺着:“啊,我还在火车上呀?我这梦做得也忒真实了吧。”

    通往窑洞口的唯一交通工具,就是早晚一辆来回的八十年代的古董大巴车。

    赵非趴在车窗不停的呕吐,看着淡定的老婆婆,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“小狼,抹点生姜,奶奶可是一直备着这个的。”

    赵非吐得上气不接下气,瞧着老婆婆不知揣了多长时间都已发黑的生姜说道:“我撑一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下了大巴,却是深夜,“奶奶,你还记的家里的路吗?”

    “奶奶走了这条路几十年了,怎么会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深林里发出怪异的叫声,赵非总能一惊一乍的生怕撞见了什么脏东西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们住得这么偏远吗?”赵非拿着手电探路,一条石子铺成的小路恐怕是这里唯一看着豪华的路道。

    “孙子,你出去这么些日子,咋全都给忘了,这石子路还是你为了方便奶奶走,你亲自到后山采集一个月的时间用石头铺的,邻里邻舍都夸你能干呢。”

    邻里邻舍?赵非扫视周边树叶茂密,哪里有房屋的踪迹,他的大脑已经开始脑补一出恐怖事件。

    直至走到石子路的尽头,一座牌匾上方雕刻:窑洞口。两侧的路灯年老失修,总是一闪一闪的,牌匾后方是十几户土屋墙壁互挨着,赵非可算落下发毛的心。

    夜空悬挂的圆月,被云层半遮半掩。云朝蹬上楼梯去往天台,不远就闻到浓郁的酒香。

    十四只身一人的躺在贵妃椅上,柔发被风吹散,手指还勾着一酒瓶口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云朝夹着毛毯走近她身旁,细心的拿下空瓶,盖在她穿着单薄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月色美吗?”十四反手握住他的手腕,触感凉意宛若冬日的雪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醒了?”云朝回望碰见她那双朦胧美的凤眸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千杯不醉呢!”十四像个树懒借着他的手臂攀附上去,全身软绵无力的往下一滑,云朝顺势拦腰搂住她,心跳如擂鼓咚咚的响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是月色美?还是我美?”十四的话已经让云朝辨不清她是真醉还是假醉。

    “月色不及你的万分之一。”当云朝说出这句话时,可听到怀中人的呼吸声,他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她没有听见这句话。

    同样是圆月,却是不一样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是为了骗我,想借我的手杀了那人类!”茭白质问站在黑色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别人的话你就轻易信了,怪不得别人。”那人的声音刺耳难听,都惊飞了停渡在芦苇丛的飞鸟。

    “之前未向你说明,那人类的血液只是凤麟一角,他的心脏才是至尊无上!”

    茭白半信半疑,联想到妖神极力维护那位人类,又不见得像假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向我说全!”茭白的灵力散了一大半,只有吸食同类才能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那人的心对人类无用,告知于你也是白费,如今一手好牌让你打成稀巴烂,心中有恨也是你自作自受。”

    那人瞬间闪现在茭白的另一边,“你想让她复活也不是没有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是真的!”茭白有点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舍弃妖的身份,成为我的手下,我便助你与心爱的人再续前缘。”那人的笑声像极了烧水壶的滋滋响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互利互赢,岂不美哉,哈哈哈哈哈。”笑声戛然而止,风摇曳的芦苇荡只剩茭白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十四的酒醒足足睡到了太阳再次落山,她正疑惑怎么回到房间,抬头就看见一张便利贴,字迹秀丽:十四,厨房熬了雪莲粥,记得喝点,还有少喝酒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管得还挺多的。”十四一个帅气的转身揭下便利贴,随手丢进空间里。

    她直径走往厨房,小花也不知道跑哪去偷闲,然而门口蹲坐了一位身穿病服的女人。

    十四狐疑开了门问道:“你坐在这是干什么?”忽然回想起,她是昨日自杀的那人。

    女人倏然起身,两只小手对着她比划着,显然十四不懂手语。

    十四食指转了圈点向女孩的眉心:“你可以用意念与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得见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女人惊愕得瞪大双眼:“你跟阿言是一样会法术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一点也不像是杀过人的模样?倒挺心安理得的。”十四端着雪莲粥,云朝的厨艺迟早有天会养刁她的味蕾。

    女人就虚白的脸更加暗淡:“我知道你是掌管阿言生死的管理者,所以我来这里,不为别的,我愿意一命抵一命。”女人早将生死度之身外,腹部的伤口似乎因为她仓促赶过来,地板滴落了几滴血。

    “你既杀了他,自己却放弃生命,不矛盾吗?”十四倒有点不解她清奇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“他说,过两年就会与我结婚,我蛮期待婚后幸福的小日子。”女人说到这,嘴角不由流露微笑,“我和他在一起时,没有保护措施过,所以我不意外的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若有若无的抚摸肚子,转眼她又恶狠的说道:“可是他竟逼迫我去流掉,我说为什么?阿言说等他赚够钱再给予我更好的未来。我信了,我挺蠢得,明明他都不在了,我还在奢望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女人坚强的擦去眼尾的泪珠,“后来,我才知道他有一位姐姐!你有听过姐弟两能在一起的人吗?完全就是违背伦理可笑事件,可阿言就因为她才会汲取我的青春。”

    十四微眯凤眼,从女人的样貌判断,一点也不像青春被人拿走,反而更滋润了不少,她突然明白为什么那妖灵体破碎,原来是被她吸收了去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是她一切都是她的阴谋,阿言始终爱的是我,不然他也不会舍弃自己的灵力为了恢复我!”

    悠哉文学,让心灵去旅行!
    (m.uzwx.com = 悠哉文学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