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反派女主是妖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八章:佛像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老大,听她语气是执意要跟我们抢了。”剩下叫作老二的已经将手别在手枪上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十四看穿了他的动作,让蝴蝶飞到他的周围,令他动作迟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这怎么抬个手这么费劲?”老二无论如何使劲,比树懒还磨蹭放慢十倍速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意让镖,那别怪我破坏道上的规矩了。”老大举起枪,打出的子弹轻而易举的被十四闪躲。

    “我靠,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人物?这速度哪是人类比得上!”老二一下忘了跟自己纠结缓慢问题。

    十四并不想杀害两位人类,当她让蝴蝶控制两人远离此处时,一道金光毫无预兆的打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她力气全无的坐在沙发上,妖力被束缚在体内,与人类无异。

    胆敢阴我!那尊佛像果然藏了神识,究竟会是谁屈尊在里面?

    “老大,你看她是不是突然发病了?”老二瞬间动作自如,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老大走近察看了番,瞧她仿佛受了重伤,连呼吸都加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老天助我,用麻袋把那男的套进去,咱们就撤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女的怎么办?万一后面她找上门来,要不做了?”老二用抹脖子的动作表示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也是,我这还有麻袋一块套走,那男的你可悠着点,我俩的金条全靠他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十四就被他们用手掌敲晕,迫使十四暂时脱离躯壳:“该死,今天这事你们都当作没看见!”她警告身边的蝴蝶说道,它们上下飞动表示知道。

    十四绕在佛像面前:“算计了我,还躲在里面不出声?”

    刹那,一位年轻貌美的男子从里面飘了出来,白衣玦玦。乍一眼,竟然与云朝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妖神大人如此懒散,不怕别人虎视眈眈抢了你的位置?”那人高昂背对十四,脚底生莲让十四深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阴我,不怕给自己丢脸?何况我妖族的事情与你这神魂似乎没有任何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没有关系,可你不该干涉云朝的人生轨迹。”那人岿然不动,要是不说话与那佛像截然相同。

    “人生本来就没有固定,可以被很多外在因素干扰,云朝与你又有什么关系,让你这般去维护他?”十四毒舌起来,让本就不会辩论的那人瞬间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且跟你说了,云朝注定与你们妖族背驰两路。”那人甩了甩衣袖,孤傲得很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你是没事找事闲得无聊。”十四鄙夷的轻哼一声,小蝴蝶焦急的扑哧翅膀,似乎再说:你快回到本体。

    “我只希望,妖神别有失公允,动了私心。”那人虚无缥缈的神魂,似乎不能长时间呆在人间。

    “我的行事,无人干预。”十四瞧着两只小蝴蝶分别揪着她的两只手背,应该是本体出现了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那人见十四原地消失,紧绷的表情终于出现幅动:“你这脾气,怎么越来越差了。”

    等十四回到本体时,她眼前一片漆黑,氧气在一点一滴抽光,显然是被那俩人为了灭口活埋在荒野。

    她扯开麻袋,破土而出。灰头土脸的有损她的身份:“今天这事,我是记仇了。”

    小蝴蝶反而兴奋的煽动翅膀,杀戮才是它们的最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座古色生香的老宅,挂着云府的牌匾,完全仿照了乔家大院的气派。

    云朝头昏脑胀的醒来,旁边围绕了一群人的气息,他本能摸向墨镜,已然不在。

    “少爷,别怪我用非常手段。事出有因,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你在外避开我们,逃避责任,也该回来了。”说话的便是上次偷偷潜进云朝住处的妇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出去吧。”云朝抬手挡住自己的双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给少爷那副眼镜过来!”妇人遣散无关紧要的人,一旁的人立马端来摆满十几副的金丝墨镜,提供挑选。

    “你可有遇见一位女生?”云朝想不通应该不会有人能在十四面前将自己轻易带走,除非她是碰见了棘手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怎么,少爷在外面是有了情人?”妇人早已忘了那日撞见的女生,语气和善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乱下定义贬低别人,她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,如果少爷未来的夫人不能与少爷身份相比较,那么她们将一概被称为情人。”妇人露出标准的八齿笑,“少爷既然回来了,该准备继承仪式了。”

    云朝完全被她牵着鼻子走,十四那么厉害,一定是没有事的。

    十四站在偏僻的老宅墙角,周边的气息杂七八糟,还有让人熟悉的妖味。

    她听到墙内侧的议论声,站立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他能乖乖听话自愿去那废墟拿到掌印?”男子高挺后背,双手靠后显得老派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去也得去,这云家他孤家寡人,早已在我掌控内,那瞎子必须葬身在废墟。”妇人阴险狡诈的笑道。

    男子满意的点点头,他才不会在意这区区家产。忽然,他警惕的往外一盯:“看来这里混进了不怀好意的人。”

    十四屏住气息,看来此妖云朝尚未察觉。

    “二爷,这里防盗极严,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。”妇人以为他难免会有些紧张,毕竟唾手可得的东西总得上心几分。

    男子笑了笑:“我们可以准备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十四听完墙耳,想象不出此等环境会能造就出云朝的佛系,她感应到小朋友的气息愈来愈近,悄然无息地潜入宅内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离开的这两年,云家已经岌岌可危了。”妇人拿出丝巾佯装拭泪。

    “云家的事情我无心管理,我并不适合做一位管理者。”云朝忽然转过视野,一只属于十四的蝴蝶停留在他的指间。

    妇人故作痛苦说道:“少爷你可是云家唯一的继承人,怎能抛弃整个云家呢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只是不想被约束在条条框框里。”

    妇人叹了叹气又道:“其实你的父亲一直未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的父亲因为你母亲英年早逝,独自一人进入那禁地,就再也没出来过了。”妇人所说之话并不假,是她当初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悠哉文学,让心灵去旅行!
    (m.uzwx.com = 悠哉文学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