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反派女主是妖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十一章:叮叮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在最后一秒,是十四拉着云朝出了结界,他临别前看见老者决然的眼神依然交织期盼。

    老者因为深爱,所以舍弃在人间的权利,将半生余光守护这里,惋惜的是迎来无尽的失望,直到生命终结也没等到那一身正义的紫薇大君。

    而云朝的存在,仅是为了完成大君的夙愿。

    云朝随十四出来后,那块花岗岩随即出现裂纹碎成几瓣,禁地也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。”十四不懂如何去安慰别人,对她而言,人类的情感是很复杂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其实他不是我的父亲,只是一位痴情人而已。”云朝强颜欢笑,他自幼没有父母的陪伴,当渴望的亲情变成虚假,说不伤心都是假话。

    “时隔千年,紫薇的魅力依旧如初,只是不曾想到你会是他的孩子。”十四听到周边稀碎的脚步声又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等候的梦姨,听到轰隆一声,立马携从几位精英从旁边走了出来,她着急问道:“少爷,章印拿到了吗?”

    云朝摇了摇头,随即拿出那颗透明珠子说道:“里面只有这一件东西。”

    梦姨狐疑,难不成是他察觉到了什么,偷偷藏了起来?这样一来,她就不能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怕是也累了,你们几位安排少爷休息。”梦姨吩咐那几位精英拥护云朝回到前院。

    梦姨看到禁地成为一堆碎石,但又不敢向前探知,这事必须要跟二爷鼎眀。

    窑口洞。

    赵非因为老婆婆楚楚可怜的哀求下,继而在山旮瘩里住了些日子。他可算摸透了漂亮姐姐给的那本书,他完全不会想到,有一天能学会武侠小说里的听声辩位。

    突然,一声尖锐的唢呐声响彻宁静的山野。

    “奶奶,这唢呐声是因为什么?”赵非随意套了一件睡衣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棺,隔壁家的艾婆婆昨晚去世了。”老婆婆论起生死,云淡清风。

    赵非手里还握着前天那位艾婆婆和蔼可亲的送来的馒头,他吃也不是,丟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小狼,替婆婆去后山砍些柴回来烧。”老婆婆佝偻着后背,点燃了一根蜡烛插在门口说道:“艾婆婆,往生的路上总要点亮的。”

    赵非同时也发现,家家户户门口都插了根蜡烛,他跨门一步就撞见了奔丧的棺材。这里大多都是留守老人和个别儿童,年轻一辈的都出去单干养家。

    叮——,赵非皱眉眉往那棺材方向一望,叮声瞬间停止。

    于是他背着竹筐跟在送丧人员的后面。

    送丧人员松下棺材停在山脚下,赵非听闻这里有个习俗:说是在这里死去的人都要在山神方向的角落停留七天七夜,方可下棺,否则这气运因而变差。

    像这种封建迷信的思想,新时代的冲击并没有那么快能将旧思想根除,赵非已经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很快,抬棺的人员以及亲属逐渐散去,那叮叮声像是从棺材内发出,刺耳的指甲挠木板的声音是要戳穿实木打造的棺材。

    赵非镇定的安慰自己,连妖都不怕,还怕什么鬼。

    静悄悄的风,异常凛冽。

    赵非明显走路的步伐都变得小心翼翼,伸着脑袋往声音源头靠去。

    忽然,叮叮声戛然而止,后脊吹来阵阵凉风。

    咚!一声巨大的轰隆在后山间砸出一个大窟窿,烟尘弥漫。

    吓得赵非立马躲在草丛旁,萝萝的脑袋晕乎乎的分不清方向,满嘴的杂草呸呸了声,哀怨道:“我这身体跟个残废没什么区别了,小非,你在哪里呀!”萝萝的娃娃体坑坑洼洼的不是破皮就是缺了一角。

    赵非惊奇的发觉听见了萝萝的声音,自己还不会练成了万里耳吧!

    “真倒霉,还被山神狂揍了一顿。”萝萝凄惨的环顾下四周,还是自己在这里兜转多日的场景。

    赵非噌的站了起来,大声唤道:“萝萝,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出现幻听吧,是小非的声音!”萝萝拖着破败的身体,艰难的从坑里爬了起来,看到下面的身影眼前一亮:“小非!我在这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,萝萝你怎么来了?”赵非激动的跑向萝萝面前,总算有了伴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你的,没想到这里这么大……就迷了路。”萝萝一脸委屈,这些天他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“我呆几天就会回去的,你没事吧。”赵非瞧他全身没一处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事了,只是到时候得拜托大人替我重新换副身体了。”

    俩人在这唠嗑家常,赵非已然忘了那声叮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鼎鼎有名的狐妖一族,在妖神面前还是不堪一击。”茭白头戴黑色渔夫帽,遮住双眼站在疗伤的云若白的身前。

    他脸颊以下的位置布满青色花纹,整个行为都显得老派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一颗葱!”云若白收敛气息,脸色略显苍白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葱,我是来帮你的。”茭白如同鬼魅闪现在他身后,悠然的把玩那古董器皿。

    “你能帮我什么?”云若白显然不信,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样,看不惯现在妖神的作派,你说当初明明是狐族更胜一筹,怎么会让别人抢走高位?”茭白停止手上的动作,一言一语都在讽刺他。

    云若白微笑说道:“挑拨离间这套对我没用,你不过是个无名小子,你认为我会替你卖命吗?”

    茭白淡然一笑,从袖中拿出一块令牌,云若白眼神一变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明面上的意思,如今你也得罪了妖神,横竖都是死。不如跟我合作,我有个方法能让妖神自损八百。”茭白帽檐下的双眼空洞无神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我就会轻易跟你合作?”云若白的桀骜不拘在茭白眼里,那是蠢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退路,在我手里,你也会死。”茭白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修长的指甲抵在云若白的心口,令他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“从你的气息判断,你身上根本就没有妖力。”云若白眼下折了只尾巴,自然不敢硬碰硬。

    茭白冷笑一声:“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可以扶持你当上妖神之位。”

    悠哉文学,让心灵去旅行!
    (m.uzwx.com = 悠哉文学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